首页 > 书库 > 《穿越之碎梦》穿越碎梦 女王 穿越之碎梦完整版未删节

穿越之碎梦

现代言情连载中

经典小说《穿越之碎梦》由落灵雪儿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陈小洁,贝勒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(咳咳,我会努力的!你们提的需要加油的地方,雪儿

|更新:2021-03-13 15:02:39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经典小说《穿越之碎梦》由落灵雪儿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陈小洁,贝勒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(咳咳,我会努力的!你们提的需要加油的地方,雪儿

《穿越之碎梦》免费试读

(咳咳,我会努力的!你们提的需要加油的地方,雪儿会注意的,谢谢大家哈!)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满怀期待的将粉果放入口中,记忆的味道却并未出现。粉红的梅干加上蒸过头的烂白菜,无论从口感还是味道,都是无法形容的怪。很嫌弃的将上一秒还爱若珍宝的粉果扔到豫贝勒面前,高声感叹道:“虚有其表的东西,只能摆上来看看。”

豫贝勒表情有些僵硬的看着自己的妹妹,使着眼色小声说道:“我的好妹妹,你小声点,别砸了哥哥我的招牌啊!”

“这是你的店。”不敢相信的站起身,细细看着店内的装饰。

大到地面、墙壁、房顶,小到桌椅、碗筷、挂饰,木头全是木头。有些鄙视的看着得意洋洋的豫贝勒,环保懂不懂。

炫耀的将手中的木茶杯放在陈小洁手中,小声嘱咐道:“我的店还不错吧!不过不许告诉父王、母后哦。”

“王婆卖瓜,自卖自夸。好什么好啊!不仅浪费资源,东西还这么难吃。”很嫌弃的看着桌上的点心,拿着用木头做成的茶杯,心中不免有些发疼。这么多木头,要砍多少棵树,又有多少无辜的生命无家可归。公益广告看过了的陈小洁不禁在心中独自感叹。

豫贝勒有些不服气的,用手微微指了指楼下,“生意好才是硬道理。”

有些挫败的回到自己的座位,豫贝勒说的不错,他的茶楼生意的确很好。不仅每桌都坐满了人,而且客人们点的东西都将桌子堆的满满的,如果今天不是和豫贝勒这位老板一起来,陈小洁还真没把握真品尝到这难吃的茶点。

茶足饭饱后,两人回到王府,陈小洁有些不舍的拉住豫贝勒的手,看着他的眼睛道:“今天晚上这么冷,哥哥还是回房睡吧!明天早上早点起来,去祠堂装装样子就可以了。”

解开自己的披风,小心翼翼的将陈小洁包裹起来,笑着摸着陈小洁的头。“快回屋吧!天冷,小心着风。”

陈小洁依旧站在原地不肯走,抓着豫贝勒的手更紧了几分,披风上残留着的豫贝勒的体温,将严寒牢牢的挡在外面。

“哥哥是大人,会照顾自己的。小不点,乖,快回屋。”豫贝勒话刚落音,一直将自己定义为大人的陈小洁,便头也不回的走进自己的屋,‘碰’的一声摔上房门,很不满的踢着地上的地毯。

看着妹妹气冲冲离开的背影,豫贝勒有些好笑的低下头。突然一阵寒风刮过,抱着肩膀没了披风的豫贝勒,冻的浑身直哆嗦。连跑带跳的回到了祠堂。

一夜过去,昨日之事已成云烟。紫兰早早的等候在陈小洁的门外,乌黑的眼圈展示着她一夜未眠的疲劳。

晌午过后,陈小洁才在众人的催促下,极不情愿的离开暖洋洋被窝。坐在梳妆台前,敏感的擦觉到不对劲的她惊讶的回过头,看着紫兰面无血色的小脸,有些吃惊的问道:“紫兰,你这是怎么呢?要不要下去休息。”

紫兰有些吃力的摇摇头,但手上的动作却一点都没慢下来。

陈小洁无所事事的坐在暖炉旁,东看看、西瞧瞧。豫贝勒已经被放出来,正在屋里休息。父王和母后天没亮便被宣进宫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。

“好无聊啊!”片刻也闲不住的陈小洁,在N次自言自语的对话结束后,再次换上小厮的衣服,顺着昨天和豫贝勒去茶馆的路线,快速溜了出去,背着双手在街上瞎转悠。

在不知不觉中,陈小洁走到了麻子住的客栈前。望着进进出出行人,站在门前犹豫半天后,陈小洁终于还是抬脚走了进去。房门没锁,也没有任何声音,大毛、二毛、三毛、小女孩都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透过晨晨纱幔,只见麻子独自蜷缩在床上。“麻子、麻子你怎么呢?麻子、麻子快醒醒啊!”紧张的看着昏迷不醒的麻子,陈小洁这时才注意到麻子身上的伤痕,一条条十公分左右的於血,爬满了整个手臂。

拿起床边放置的棉被,小心的搭在麻子身上,稍稍撇开眼看向屋顶,不忍再直视麻子伤痕累累的面庞。

“恩公,你怎么来了。”小女孩端着破碗走进屋,吃惊的看着陈小洁,仿佛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幕。三哥不是说:恩公再也不会来了,我们再也不可能看见恩公了吗?

尴尬的笑了笑,看着小女孩手中的破碗道:“我出来走走,不知不觉就进来了。你们这是干嘛去呢?你哥哥了,还有麻子这是怎么呢?怎么身上全是伤?”

小女孩扑通一下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,一把鼻涕,一把泪,让站在原地的陈小洁不知道该做些什么。好在没过多久,小女孩便哭累了,有些哽咽的抽泣着,揉着眼睛向陈小洁解释。“三哥找不到了,二哥出去找三哥了。大哥见麻子伤的不轻,出去想办法了。我一个在客栈里,饿了就出去要点吃的。”

靠在椅子上,被小女孩弄的有些晕头转向的陈小洁不禁叹气,这才多久,怎么变得这么混乱了。

小女孩回来后没多久,大毛也回来了,手上拿着小药瓶。见陈小洁在屋里,心中略有些兴奋,屁跌屁跌的跑过来,将一颗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糖果放在陈小洁手心,一个劲的傻笑。

《穿越之碎梦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