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婢落幽云》云落幽 男妃文 婢落幽云耽美狼

婢落幽云

古代言情连载中

新书《婢落幽云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潇潇燕,主角陆朝英,张婆婆,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 吃毕早餐,静尘方才与月夕等人闲聊两句,便有姑子前来通报:相府大小姐又在发脾气了。 静尘只得对月夕等人歉然道:“各位少待我片刻,我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1-24 06:02:44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新书《婢落幽云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潇潇燕,主角陆朝英,张婆婆,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 吃毕早餐,静尘方才与月夕等人闲聊两句,便有姑子前来通报:相府大小姐又在发脾气了。 静尘只得对月夕等人歉然道:“各位少待我片刻,我

《婢落幽云》免费试读

吃毕早餐,静尘方才与月夕等人闲聊两句,便有姑子前来通报:相府大小姐又在发脾气了。

静尘只得对月夕等人歉然道:“各位少待我片刻,我去去就来。”言毕,吩咐那通报的姑子去厨房取些大小姐喜爱的吃食,方才施施然离去。

张婆婆此次带月娘前来,本欲请静尘师太带领月娘修行一二,且寻些月娘命格的破解之法。如今,见静尘每日陪着相府的大小姐,无暇教授月娘,便欲辞行。

伺候的姑子忙劝解道:“婆婆这样急匆匆的走了,倒叫师父脸上为难,不若今日再到园子里转转,晚间与师父辞行后,明日再行动身。”

张婆婆无奈,只得带着月夕和李钰又在园子里转了转,行至一处,忽闻水声潺潺,远远的看到一处斗拱飞檐的亭子,旁边是一处清冽澄碧的泉水,真是应了那句“清泉石上流”。及至走进,方见亭上题着三个娟秀的大字:听泉亭。

月夕等人见此亭地势较高,且景色优美,便在亭子里歇了歇脚。正闲话着,忽见昨日那个扫地的疯婆子,躲在一处古木后,朝前张望。

远处,陆朝英正在静尘的陪伴下游着园子,手里仍拿着昨日那鞭子,不时的甩上两甩,身后仍远远地跟着那一群丫鬟婆子。

及至陆朝英走进,那疯婆子忽然从树后窜出,嘴里边高呼着:“我的儿,让为娘抱一抱!”边冲到陆朝英面前,作势要抱她。

静尘在陆朝英另外一侧,事情发生的瞬间急忙奔过去阻拦,那婆子只来得及抓住陆朝英的衣角。而陆朝英在受到惊吓的瞬间,已本能的狠狠甩出了手中的鞭子。

只见那疯婆子已被鞭子抽众脸面,一道红红的血痕自额头延伸到下巴。疯婆子疼的顾不上在拉陆朝英的衣角,双手捂住脸在地上嚎叫着打着滚儿。

此时,众丫鬟婆子方才反应过来,几个丫鬟忙挡在陆朝英面前,恐再生不测,而剩下几个力气大的婆子早已奔上去狠狠地摁着疯婆子。

陆朝英拨开眼前的人群,怒声喝道:“哪里来的疯婆子,竟在我面前撒野?”

静尘闻言,不待那疯婆子答话,忙厉声喝道:“郑李氏,昨日本尼已经告诫过你,不想今日你又来发疯,你当这影梅寺是什么地方?来人呐,把她关到柴房,通知她家里来领人!”言毕,示意跟着的两个姑子快快将她拖走。

那疯婆子在两个姑子的夹挟下,被不情不愿的拖着走了,嘴上不停的喊着:“我不要走,我要我的女儿。”可能脸上的鞭伤过疼了,边喊边夹杂着痛苦的嚎叫,最后竟听不清她喊的什么。

那陆府小姐当然不想就此善罢甘休,对静尘道:“师太,这疯婆子差点伤了我,应该再多抽她几鞭子,怎么关在柴房就行了?”

静尘忙道:“大小姐息怒,这郑李氏是个穷苦之人,前几年生了个女儿,没想到出生没几日便去了,从此她便有些疯疯癫癫的。今日,她定是见大小姐玉雪可爱,想起了自己的孩子,于是便发起疯来。刚刚大小姐已经给了她教训,况且这里是佛门净地,大小姐就当发发善心,就此息怒吧!”

陆朝英闻言,想想那疯婆子毕竟没伤到自己,自己也狠狠地给了她一鞭子,便对静尘道:“便依师太所言吧!不过如果下次再让我见了她,定不会饶了她!”言毕,转头又对身后的丫鬟婆子道:“你们这群没用的东西,要不是本小姐身手好,差点就被疯婆子伤了!”

众丫鬟婆子吓得忙跪地,纷纷告饶。

“这衣服也弄脏了,还跪着干嘛?还不快快去给本小姐换衣服?”陆朝英怒道。众丫鬟婆子忙起身服侍陆朝英回房换衣服。

待陆朝英等人走后,仅剩下静尘及一个姑子,这姑子月夕等人认得,正是常常服侍静尘的尼姑清心。

清心左右看了看,见四下无人,便沉声道:“师父打算如何处置这郑李氏?”

静尘冷声道:“本来我怜悯她思女心切,便给她个相看的机会,没想到她这样不识好歹,看来是不能留了,不然坏了我的大事。”

清心闻言,眼神略带狠色的朝静尘点了点头,便同静尘一起离去了。

月夕及张婆婆等人在听泉亭里,初时见是陆朝英,不欲与其结交,便只闷声在亭子瞧了瞧热闹。待陆朝英走后,方欲出去与静尘师太打个招呼,忽听闻静尘与清心的对话,吓得一身冷汗,更不敢言语。

静尘与清心走后,张婆婆思忖亭子地势较高,在亭下不易被发现,且他们几人自始至终均未言语,应是无人知道他们三人在此。张婆婆郑重对月夕及李钰道:“今日之事,你我三人自当烂在肚里,如同未曾听过见过一般,否则,我等性命难保!”月夕及李钰忙捣蒜似的点头。

月夕初时听静尘劝说陆朝英,还慨叹静尘佛家心地,及至听见后面的对话,已被震惊的无法言语,果然是自己太嫩了,人心真的很可怕。

李钰幼小的心灵更是被震惊到了,娘亲不是说佛家是慈悲为怀的吗?什么叫不能留了?静尘师太的声音太吓人了。

当晚,张婆婆便带着月夕来静尘房间辞行,李钰被吓得说什么也不想来的。张婆婆言明来意后,静尘起身拉了拉月夕的小手,歉然地对张婆婆道:“婆婆莫要见怪,这相府大小姐还需盘亘些时日,小尼念在与她母亲的交情,自当奉陪。只是有些对不住我这徒儿,自从拜师以来,未得教授她半点佛理,惭愧,惭愧!”

月夕虽强装镇定,但想到这双抓着自己的手不知沾了多少人的血,小手便忍不住发抖。

静尘感到月夕的颤抖,忙问道:“徒儿是冷了吗?是否需要增加衣物?”

月夕心内暗恨自己心理素质差,面上却有些楚楚的道:“月娘不冷,月娘只是离家久了,有点想念大哥哥。”说着眼泪便流了下来,继而哇哇的哭了起来,这样一来,手上的颤抖便显得有些自然了,因为月夕整个身体哭得一颤一颤的。

静尘忙哄道:“徒儿莫哭,师父知道你思乡心切就不留你了。不过,你一个女孩儿家,这样想着男孩子羞不羞。”说完刮了刮月夕的鼻子。

月夕抽噎的答道:“那是大哥哥,不是别的男孩子。”

静尘听后调笑道:“好好好,是哥哥,不是别的男孩子,不羞。”

张婆婆跟着扯着嘴笑了下,接着忙说道:“看这孩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,小心弄脏了师太的衣服。”言毕,忙拉过月夕,告了声饶便带着月夕回了房。

次日一早,张婆婆便与静尘辞了行,带着月夕与李钰两人,仍乘来时租的马车急急忙忙往南溪村赶去。

《婢落幽云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